已经不是优先对象

已经不是优先对象

2020-03-18 11:54

台湾“教育部”最希望的一点是,学校能找出自己的定位,或是大学成为区域领头羊,结合在地产业发展,让社区高中、职能成长的区域大学。在这样考量下,过去推动顶尖大学想法,已经出现180度大转弯。

原本高校评鉴的工作,是要防范学校没有在教学研究上多元化,避免一本教材被万年使用的惰性。殊不知在各校死为抄袭下,最终的高教评鉴结果,几乎使得各校的表现,在考核指标上出现一致性,这又与教育的多元方向相违背。

台湾“教育部”对特色大学的思考重点是,台湾教改之后的广设大学结果,虽积极办理高教评鉴事宜,让各学校有所警惕与改善,同时对于表现不佳的学校处于减招或停招作法。

但不容讳言的是,过去高校评鉴工作的内容指标过于一致,好像拿着一把尺,要求各校依指标努力,最后评鉴的结果,将是导致受评学校不再具有各自特色,甚至于有太多的学校根本是参考别校的评鉴过程,再依样画葫芦学习,最终的结果是各学校面貌相似,谁是原创,谁也搞不清楚。

在“后顶尖大学计划”的规划同时,台湾“教育部”也不再强调顶尖大学的字样,而是希望推动可以跟国际竞争的特色大学,培养出来的学生也要能在国际间移动。

台湾《立报》26日社论指出,台当局“教育部”厘订的“后顶尖大学计划”,希望推动可以跟国际竞争的特色大学,学校能找出自己的定位,结合在地产业发展,让社区高中、职能成长的区域大学,然而要求努力方向的着眼点一再退缩,绝对会让学生无所适从。

原本争取百大的顶尖大学,在“后顶大计划”里,已经不是优先对象,台当局“教育部”的想法已经让社区高中的发展途径,往上延伸到社区大学,过度的与地方产业结合,有可能绑住无限宽广的研究思路。

本来顶大计划是要求朝向全球化迈进,未来特色大学虽自称要能培养出学生能在国际间移动,然而要求努力方向的着眼点一再退缩,绝对会让学生无所适从。

台当局“教育部”厘订的“后顶尖大学计划”,预计从2017年起至2021年,每年提拨150亿至160亿元(新台币,下同)经费,分配给90至100校,总计5年将投资800亿元,比现行5年500亿元计划更深入高教圈。